音频下载
繁体PDF下载
简体PDF下载
利未记要道略解
第六讲
 
 
  我们打开圣经,读利未记第四章22至35节,「官长若行了耶和华他 神所吩咐不可行的什么事,误犯了罪,所犯的罪自己知道了,就要牵一只没有残疾的公山羊为供物,按手在羊的头上,宰于耶和华面前、宰燔祭牲的地方。这是赎罪祭。祭司要用指头蘸些赎罪祭牲的血,抹在燔祭坛的四角上,把血倒在燔祭坛的脚那里。所有的脂油,祭司都要烧在坛上,正如平安祭的脂油一样。至于他的罪,祭司要为他赎了,他必蒙赦免。
 
  民中若有人行了耶和华所吩咐不可行的什么事,误犯了罪,所犯的罪自己知道了,就要为所犯的罪,牵一只没有残疾的母山羊为供物,按手在赎罪祭牲的头上,在那宰燔祭牲的地方宰了。祭司要用指头蘸些羊的血,抹在燔祭坛的四角上,所有的血都要倒在坛的脚那里。又要把羊所有的脂油都取下,正如取平安祭牲的脂油一样。祭司要在坛上焚烧,在耶和华面前作为馨香的祭,为他赎罪,他必蒙赦免。
 
  人若牵一只绵羊羔为赎罪祭的供物,必要牵一只没有残疾的母羊,按手在赎罪祭牲的头上,在那宰燔祭牲的地方宰了作赎罪祭。祭司要用指头蘸些赎罪祭牲的血,抹在燔祭坛的四角上。所有的血都要倒在坛的脚那里,又要把所有的脂油都取下,正如取平安祭羊羔的脂油一样。祭司要按献给耶和华火祭的条例,烧在坛上。至于所犯的罪,祭司要为他赎了,他必蒙赦免。」
 
关于赎罪祭的几个要点
 
  关于赎罪祭,我们要注意几点。首先,就是犯罪的人物虽然不同,但所献的祭物、赎罪的方式都一样,就是要「抹血」、「烧脂油」,要由祭司来办这些事。
 
  其次,就是「所犯的罪自己知道了」,就要去献赎罪祭,认罪、赎罪。他要「牵一只没有残疾的公山羊」,或者是「母山羊」、「公羊羔」,都要「没有残疾的」,一定是没有残疾才行。「民中若有人」,包括官长、百姓都是一样,都要赎罪,以「母山羊为供物,按手在赎罪祭牲的头上」,「按手」就是与所献的祭牲联合,要「在那宰燔祭牲的地方宰」,还要「抹血」,把「血都要倒在坛的脚那里」。这几点我们都要清楚。
 
旧约是预表
耶稣基督才是本物的真像
 
  今天我们不必再杀牛羊献祭了,因为「基督只一次将自己献上,就把这事成全了。」(来7:27)以前千千万万的牛羊,都是预表基督。我们看新约希伯来书第九章,就清楚了。旧约称这些为「条例」,旧约是预表,新约是那实体——耶稣基督就是那实体。希伯来书第九章8至12节,「圣灵用此指明,头一层帐幕仍存的时候,进入至圣所的路还未显明。那头一层帐幕作现今的一个表样,」「表样」就是「预表」的意思。「所献的礼物和祭物,就着良心说,都不能叫礼拜的人得以完全。这些事,连那饮食和诸般洗濯的规定,都不过是属肉体的条例,命定到振兴的时候为止。但现在基督已经来到,作了将来美事的大祭司,经过那更大、更全备的帐幕,不是人手所造,也不是属乎这世界的。并且不用山羊和牛犊的血,乃用自己的血,只一次进入圣所,成了永远赎罪的事。」(来9:8-12)所以,耶稣基督祂一次献上,就解决了这些过去所定的条例。
 
  我们再读希伯来书第十章1至4节:「律法既是将来美事的影儿,不是本物的真像,」所以称为「预表」,只是一个影儿,不是本物的真像。「总不能藉着每年常献一样的祭物叫那近前来的人得以完全。若不然,献祭的事岂不早已止住了吗?因为礼拜的人,良心既被洁净,就不再觉得有罪了。但这些祭物是叫人每年想起罪来,因为公牛和山羊的血断不能除罪。」所以,旧约《利未记》中这些献祭的方法是「预表」,「命定到振兴的时候为止」。这些「是属肉体的条例」(来9:10),不是属灵的,不是 神所要的,直等到耶稣来了,就把这些事成全了。
 
  希伯来书第十章4至7节,「因为公牛和山羊的血断不能除罪。所以,基督到世上来的时候,就说: 神啊,祭物和礼物是祢不愿意的,祢曾给我预备了身体。燔祭和赎罪祭是祢不喜欢的。那时我说: 神啊,我来了,为要照祢的旨意行。」因为耶稣基督是神的羔羊、是 神为我们预备的祭物。西番雅书第一章7节说, 神已经为所请的客预备了祭物,耶稣基督就是 神所预备的。
 
  希伯来书第十章12节,「但基督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,就在 神的右边坐下了。」第14至16节,「因为祂一次献祭,便叫那得以成圣的人永远完全。圣灵也对我们作见证,因为祂既已说过:『主说:那些日子以后,我与他们所立的约乃是这样,我要将我的律法写在他们心上……」律法不是刻在石板上,也不是在那里念的,乃是写在我们的心上。「又要放在他们的里面;」圣灵把神爱的律写在我们里面。第17节,「以后就说:我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愆和他们的过犯。」所以,《利未记》第四章就有赎罪祭,第五章有赎愆祭,这些「罪」和「愆」,当耶稣基督来了,都给我们赎掉了。不过,这些「条例」还是有用处的,作为一个「表样」,使我们可以藉着「表样」来明白「实体」。
 
  希伯来书第十章18节:「这些罪过既已赦免,就不用再为罪献祭了。」所以,现在我们基督徒不用再杀牛羊、杀斑鸠、杀鸽子,或是母羊羔、公羊羔,我们再不用麻烦去选哪些没有残疾的祭牲了。我们只要一想起自己的罪来(有时我们犯了罪,还不知道),我们就靠耶稣基督承认我们的罪。
 
  约翰壹书告诉我们,「我们若说是与 神相交,却仍在黑暗里行,就是说谎话,不行真理了。我们若在光明中行,如同 神在光明中,就彼此相交,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。我们若说自己无罪,便是自欺,真理不在我们心里了;我们若认自己的罪, 神是信实的,是公义的,必要赦免我们的罪,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;」(约壹1:6-9)所以,我们现在无论什么时候一想起自己的罪来,就是当我们知道自己所犯的罪了,马上要靠着主洁净。
 
  主耶稣就是那「祭物」、是没有残疾的公牛犊、是没有残疾的公山羊、是没有残疾的母羊羔。一切的「祭物」都在耶稣基督身上应验了。
 
  我们只要一犯罪,就要为罪祷告,「藉着耶稣基督奉献 神所悦纳的灵祭」(彼前2:5)。以前献祭是靠羊牛,现在不!现在我们要靠基督。彼得前书第二章说到,主耶稣基督就是羔羊,我们靠着祂就献祭了。彼得前书第二章4至5节,「主乃活石,固然是被人所弃的,却是被 神所拣选、所宝贵的。你们来到主面前,也就像活石,被建造成为灵宫,作圣洁的祭司,藉着耶稣基督奉献神所悦纳的灵祭。」我们现在藉着主来献「灵祭」——平安祭、燔祭、素祭,亲近 神、感谢 神。耶稣基督就是燔祭、馨香的火祭;耶稣基督就是素祭、馨香的素祭,耶稣基督就是平安祭。我们只要带着耶稣基督,藉着祂在 神面前一献, 神就高兴。
 
  我们若有罪了,要靠着耶稣基督。因为耶稣基督是除罪的羔羊,希伯来书第九章14节,「何况基督藉着永远的灵,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 神,祂的血岂不更能洗净你们的心,除去你们的死行,使你们事奉那永生 神吗?」「耶稣基督已经被杀献祭了」(林前5:7),祂就是《利未记》中所预表赎罪祭。祂是永远的,不是临时的,不像那些祭司杀羊,杀了又杀、杀了又杀,杀了千千万万头。只有主耶稣基督是「 神的羔羊」,祂的宝血在永远的灵里。无论什么时候,我们只要知道自己有罪,我们一祷告,耶稣的宝血就洗净我们,就除去我们的死行,使我们事奉那永生 神。
 
 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,《希伯来书》、《彼得前书》、《约翰壹书》都在解释这件事。我们现在不再用《利未记》所说为罪献祭的方法了,耶稣基督已经为我们流血舍命,祂的宝血在 神面前成为我们永远的「赎罪祭」。所以,基督徒一想起自己的罪来,只要靠耶稣的血就解决问题了。「我们若认自己的罪, 神是信实的,是公义的,必要赦免我们的罪,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;」(约壹1:9)「我们若在光明中行,如同 神在光明中……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。」(约壹1:7)弟兄姊妹们,耶稣基督是真正的赎罪祭。旧约所说的献祭都是表样,不过是个影儿,那形体却是基督。(西2:17)我们明白这个原则,再查考《利未记》就非常容易了。
 
圣经里「罪」的四个方面
 
  《利未记》还告诉我们,若要亲近 神,必须圣洁,不能有罪。关于圣经里讲到「罪」的事,我们都要懂得,我大概地说一下。
 
  在圣经里讲到「罪」,一共提到四个方面。第一个叫作「罪案」,就是在 神面前有一套「案卷」,记载我们的罪。从我们还没有出生,我们的名字就在那本册子记录了。当我们生下来以后,生在哪里、几次流离,哭过多少次,都记在这本册子上(诗56:8)。我想到《利未记要道略解》第七讲的时候我们再详细讲这个册子。凡是我们每一个人生在地上的人,他未成形的体质、他的原料、他的年月日时,他生在何处、几次流离,他的眼泪、他的思想、言语、一切所行的事,都记在这本册子上,叫作「罪案」、也叫「案卷」。只要你在言语、行为、思想上有了罪,就会被记录下来,天天记、时时记、随时随地记。以后我们再详细解释 神用什么方法记录。那么,这册子就叫作「案卷」,是 神的档案、卷宗,我们一切的资料都记录在里面。 神将来审判就靠这个「案卷」。耶稣基督的救赎,首先就是把我们的「罪案」撤销了,撤去「罪案」钉在十字架上。
 
  第二,在我们里面(从祖先传下来)有个「罪性」,也叫「罪因」、「罪律」,在我们里面有个「罪律」。我们有「罪案」需要撤销,天上的「罪案」撤销了, 神不再记念我们的罪,可是在我们里面还有「罪律」。这个「律」只要一动,人就倾向罪、就会犯罪。尤其我们肉体是「卖给罪了」(罗7:14),「立志为善由得我,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。」(罗7:18)我内心是喜欢 神的律,但是我的肉体却随从那犯罪的律了(罗7:22-23)。人人都有这个苦衷,连保罗都说:「我真是苦啊!」(罗7:24)所以,我们里面有个「罪律」。面对「罪律」要怎么办?就需要耶稣基督那生命的律。耶稣基督将祂的生命赐给我们,祂那个生命的灵就是一种能量,也是一种「律」,使我们「脱离罪和死的律了」(罗8:2)。
 
  第三,我们还有「罪行」,就是我们的行为。当主耶稣在十字架流出宝血,把那字据、记载统统给我们涂抹了,一笔勾销,「罪案」就撤销了。可是,我们还会犯罪,要怎么办呢?因为我们还会有罪的行为,只要一体贴肉体、顺从肉体,罪就出来了。那么,我们就要「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」(罗8:13),如果我们追求属灵,不随从肉体,只随从灵,我们就能得胜。
 
  第四,还有一个就是我们的「魂」和「肉体」是联合的,罪在我们的「肉体」里面,我们的「魂」体贴「肉体」,这两个结合在一起,就变成「罪身」。「罪身」就是罪的工具,因此我们的「肉体」根本就是一个「罪的工具」。这要怎么办呢?耶稣基督钉十字架,祂带着我们死,我们与祂「同死」、「同埋葬」(罗6:4),「使罪身灭绝」(罗6:6)。基督徒不是光信耶稣基督钉十字架,不是光说羔羊被杀了,我们还要按手在祭牲头上,与祭牲联合,它被杀就是我们被杀了。我们与基督「同钉十字架」,「我们的旧人和祂同钉十字架,使罪身灭绝……因为已死的人是脱离了罪。」(罗6:6-7)所以,我们的「罪身」也要「灭绝」。
 
与耶稣基督联合
彻底解决罪的问题
 
  圣经告诉我们,耶稣基督来解决罪的问题,是最彻底不过了。首先是解决我们的「罪案」,耶稣基督升上高天,在 神面前用祂的宝血遮盖我们;祂钉十字架的时候,把我们的罪从「案卷」里撤销,一笔勾销,都涂抹了。我们一承认自己的罪,那个罪就没有了,「案卷」就撤销了。
 
  可是,我们里面的「罪律」,要怎么办呢?我们就要接受耶稣基督的生命,祂「赐生命圣灵的律」,让我们「脱离罪和死的律」。「灵」和「情欲」要打仗,彼此相争。当我们顺从灵、不顺从肉体,我们就得胜了,我们靠着「灵」把「罪」治死。我们还要靠十字架使「罪身」灭绝。这样,耶稣就彻底解决我们的罪了。这就是赎罪祭,所以,我们必须与羔羊联合——我们要按手在羔羊身上。
 
  赎罪祭之后,还有赎愆祭。这赎愆祭就好像那小一点儿的罪,赎罪祭是大一点的罪;「愆尤」是小的罪、是偶尔「被过犯所胜」的那一类罪,那么大罪就是顶撞 神、该死的罪。所以在圣经里说,罪有轻重。但无论轻或重,都要靠耶稣基督。耶稣基督把我们的罪全部解决了,祂为我们「赎愆」、「赎罪」。到《利未记》第五章,就可以看到赎愆祭了。
 
若不流血,罪就不得赦免
 
  《利未记》第四章还有一些关于「罪」的事。赎罪一定要靠「血」,主耶稣基督的血解决了罪的问题,「血」可以为我们辩护。
 
  我们知道,一个人若犯了罪, 神固然是要审问的,但还有控告我们的,就是「撒但」。撒但是「遮掩约柜的基路伯」(结28:14),也是当初在伊甸园那「转动发火焰的剑」、「把守生命树的道路」的基路伯(创3:24)。基路伯原是执行 神公义的使者,本来撒但在 神面前是「遮掩约柜的基路伯」,因此,在 神的约柜上也基路伯的影罩着施恩座(來9:5)。基路伯侍立在 神面前,凡有罪的,就不能亲近 神,要击杀。可是后来,基路伯堕落了,这是「不法隐意的奥秘」,牠变成一个控告人的,牠常在 神面前「走来走去」,如《约伯记》所记,撒但「从地上走来走去,往返而来。」(伯1:7)牠查看人,越是 神喜悦的人,牠越要查看、越要挑他的毛病,牠在 神面前控告人。
 
  但耶稣基督的宝血替我们辩护。圣经里说,「耶稣的血所说的比亚伯的血所说的更美」(來12:24)。所以,耶稣基督的宝血就成为我们的辩护人。比如,撒但控告我们说,「你看某某人犯罪了。」耶稣基督的宝血就说,「我已经用我的宝血替他赎罪了,我的血已经撒在祭坛那里,已经抹在会幕里,已经把他的罪从案卷里撤销了。他是专专属于我,特特归于我。你的控告无效。因为他的罪,我已经替他担当了,我用无穷生命的价值替他赎了。」所以,耶稣的宝血替我们辩护,撒但的控告没有用了。耶稣的血是撒但最怕的,撒但所说一切的控告,只要遇见耶稣的血,都没话讲了。因为耶稣的血是灭命的使者要越过的(出12:23)。
 
  我们查考圣经的时候,在《利未记》看见祭坛上要抹血,所有的血要倒在祭坛脚下,在祭坛那里替我们辩护;血还有要抹在会幕上,会幕里也有羔羊的血、祭牲的血。「血」是替我们辩护的,我们靠着血,就坦然无惧地进入至圣所(来4:16)。
 
  今天我把新约和旧约关于救恩的真理都查出来,让我们知道《利未记》就是亲近 神、解决罪的问题。解决罪必须靠耶稣!我们靠着主,就能够亲近父 神,享受 神一切的丰盛,享受祂的慈爱、享受 祂的能力、享受祂的智慧,要享受 神一切的丰盛!